【欧洲生殖年会报道】冻卵是“昂贵”的后悔药!不如卵巢组织冻存“生育力保存”巨大!

  41岁的女星徐静蕾在美国冷冻卵子,称为自己留下“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一时间,冷冻卵子成了热门话题,也成为不少单身女性推迟生育力的希望。仅在美国,并非出于医学需要而进行的选择性冻卵手术,从2013年的5000例就激增到2018年的预计76000例。

  但 是

  2017年欧盟人类生殖与胚胎学会年会上,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附属医院(全欧洲最大的辅助生殖中心之一)的生殖医学教授米歇尔·德沃斯(Michel De Vos)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

  接受冷冻卵子治疗的563名女性进行跟踪调查后,在那些出于个人生活方式选择而非医学需要而花大价钱冻卵的患者中,真正回来融化自己预先储存的卵细胞、尝试受精怀孕的人,仅有7.6%,而在试着这样做的人中,成功怀孕的几率不到1/3。

  卵子冷冻

  绝非女性推迟生育力可取手段

  按照当前辅助生殖医学界的共识,女性取卵的最佳年龄是在19到26岁之间,当年龄超过35岁时,便需要经过多轮促卵取卵周期才能获取足够数量的卵子,卵子的存活率和最终成功怀孕的几率,也会显著下降。

  这意味着更多的医学干预,以及更高的医疗费用。

  德沃斯跟踪的563个案例中,43名最终回来融化冻卵尝试怀孕,在这43例中,实现成功怀孕的,也仅有14例,这意味着那些无论是幸运、财力还是意志都远超众人、坚持走到最后一步的女性,依然有近7成需要面对希望落空的结局。

  每一个想要走上这条道路的女性,都有必要知道,这颗所谓的后悔药,到底有多么昂贵。

  冻卵、冻胚、卵巢组织冻存

  世界三大“生育力保存”技术如何选择?

  国际生殖力保护专家

  北京妇产医院内分科主任

  五洲名医工作站会诊专家

  阮祥燕 教授 博导

  谈“生育力保存技术”

  一个人一生的卵子数是一定的,比如说出生的时候可能只有一两百万个卵细胞,随着每个月经周期有一大批的闭锁凋亡。所谓闭锁就是死亡了。99.9%的卵泡都死亡了,只有少数的卵细胞发育成熟,可以产生内分泌的功能,可以有怀孕的机会。

  冻存卵子:一般要用大剂量的激素来促排卵,让一批长出来几个、十几个卵细胞,大剂量促排卵一般需要两周左右的时间。这个一批可能只能冻十几个,复苏之后,成活率不是百分之百,可能有一部分死亡了,受精率有限,你可能冻了十几个,有可能一个胚胎也没有。有可能你移了一个胚胎,你最后有抱到孩子的机会,有可能十几个,抱不到一个孩子回去。

  当然这是一次性的。你要想再要生育的机会,还得再次促排卵。而且,现在卵子冻存在国内也是只限于不孕症的患者,当天取卵,丈夫的精液取不出来这种情况进行卵子的冻存。

  胚胎冻存:属于试管婴儿成熟的技术,是适用不孕症患者,但需要已婚、有固定的伴侣。

  卵巢组织冻存:通过腹腔镜(微创手术)取出患者一部分卵巢组织,然后进行处理、冷冻及冻存,当患者需要且身体情况允许时,再将卵巢组织复苏、移植回体内。

  这项技术相对适应范围较广,对年轻女性而言,一片卵巢组织里面可能有好几百个卵细胞,但是如果冻存了一半卵巢组织,最多的有几万个卵细胞的,越年轻,冻存的卵细胞越多。而且移植呢,你冻的越多,移回去的机会也越多,可以一次移三四片,等到这些耗竭了,这样可以再移植新的,卵巢功能可以持续维持。目前世界上这种移植的卵巢组织,存活时间,维持时间最长的有11年的。

  

 

  卵巢组织冻存在我国及五洲开展情况

  2012年,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阮祥燕教授团队与全球最大的卵巢组织冻存中心合作,从德国引进该技术,建立了中国首家卵巢组织冻存库。

  

 

  2017年 “我国卵巢组织冻存再移植技术推进会”在五洲召开

  

 

  2017年1月 德国卵巢组织冻存专家Alfred. O. Mueck教授、国内第一家卵巢组织冻存库负责人阮祥燕教授五洲交流“卵巢组织冻存再移植”技术。

  

  2017年12月,五洲为一例恶性肿瘤患者成功施行了放化疗前的“卵巢组织冻存”手术。

  2018年5月,“卵巢组织冻存移植技术”作为优秀成果项目胜利完成 2018 年全国科技活动周科技成果展,阮祥燕教授向巡展的国家科技部和国家外专局领导介绍该技术。

 

  18年9月,五洲生殖内分泌科周红、李冬霞医生(第二排左2、3)获得中德妇产科学会、国际妇科内分泌学会中国妇科内分泌学分会颁发的“卵巢组织取材与转运”资格证书。

  

 

  央视媒体对“卵巢组织冻存与移植”技术的报道

  

 

  温馨提示

  无论是卵子冻存、胚胎冻存还是卵巢组织冻存,都不是正常女性推迟生育的有效手段,都具有风险,在最佳生育年龄生育宝宝,才是对自己负责、对宝宝负责的行为!